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网切中“生活服务”入口矩阵

来源:租客惠 2020年11月26日 18:16

 有人把租客网看成是连接租客和房源的平台,其实是错误的,租客网致力于为租客服务,把租客需要的资源全部连接到网上,以互联网+的形式呈现在用户面前,这是很传统的模式,却是唯一提出将资源整合成平台,把服务内容非常粗浅的层面提升至多维度层面。


为了进一步实现该模式,租客网从租客最关心的住房租赁行业步步切入,为用户打造优质真实可靠的房源共享平台,以严格的审核算法,帮助租客少走弯路的同时,塑造务实踏实的可靠形象,从之后的百万用户中也可以看到租客网第一步,为自己创造流量,引流变现,快速充实了平台用户。


尽管住房租赁行业为租客网迅速带来大批忠实用户,但是很容易让用户形成僵化思维,认为租客网只涉及住房。于是在流量稳定后,租客网开始着手做超级入口、超级生活服务平台——租客惠小程序,顺理成章的补齐了租客网的第二块拼图,填充了租客网的“生活服务”矩阵。


从租客网针对人群即租客的生活方式来看,有很多可能性,租客对于新事物的接受能力强,更喜欢外出娱乐休闲,享受生活,对于优惠更敏感,租客惠将实体店优惠、位置及商品放在互联网,让用户在未出门时就能明确出行的方向,省去线下寻找店铺和优惠商家的时间,形成“到店+到家+出行的高频全入口”,成为生活必备软件。


今年10月,为更好践行“让租客乐享生活”的理念,对租客惠系统再一次进行大升级,聚集“食堂、咖啡厅、健身房、KTV”四大LBS场景,目前这四个场景是生活服务层面的主要场景所在,面对不同用户群体的场景需求。


一方面租客惠基于租客网有一定的用户流量,一方面以流量与商家共享,实现对线下资源的协调,吸引更多用户,形成良性循环,与入驻商家共享源源不断的客群。


可以预见,随着租客惠的壮大,未来的实体行业发展,不再单纯依靠传统线下渠道和固定线上公域流量平台,唯有把握时机,依靠租客惠平台抢先圈占流量池,才是未来“开疆拓土”的真正生命力!

关键字:

相关推荐

净利润翻8倍!韦尔股份完成资产重组后,赚大了!

4月23日晚间披露一季报,公司实现营收38.17亿元,同比增长44.21%,净利润为4.45亿元,同比增长771.59%,相当于本季度净利润约是去年的8倍。电子发烧友制表(数据来源:韦尔股份财报)韦尔股份自2007年设立以来,一直从事半导体产品设计业务和半导体产品分销业务。2019年8月,公司完成对北京豪威85.53%股权、思比科42.27%股权、视信源79.93%股权的收购,大幅提升半导体产品设计业务占比,综合毛利率得到限制提升。2018年度,韦尔股份半导体设计业务收入占营业收入比重仅为20.99%,而到2019年度,该业务占比已迅速提升至83.56%。韦尔股份半导体产品设计研发分为图像传感器产品和其他半导体器件产品两大类,其中,图像传感器产品由2019年新购入的子公司北京豪威和思比科运营,而最主要的产品为CMOS图像传感器芯片,占营业收入比重超7成。近两年,豪威的毛利率提升显著,2018年豪威的毛利率仅有25.45%左右,2019年豪威的毛利率提升至30.6%,经测算,2020Q1豪威的毛利率进一步提升至35%左右。毛利率提升显著,得益于市场对CIS需求增加CIS是摄像头核心零部件,随着智能手机摄像头数量的不断提升,后置摄像头从单摄到双摄三摄再到四摄五摄,前置摄像头从单摄到双摄,市场对CIS的需求不断增大。根据Yole数据,2019年平均每个智能手机配置3.06个摄像头,预计2025年将达到3.83个摄像头。此外,汽车、安防、工业、医疗等领域的广泛应用同样使得CIS的需求持续增加。根据Yole数据,2019年全球CIS市场规模超过190亿美金,预计2025年将达到280亿美金。另外豪威突破48M,向行业第一梯队靠近,将使得其盈利能力进一步提升。2020年2月,豪威推出64M像素的图像传感器OV64C,再次与索尼三星64M争锋。豪威科技(OV)成立于1995年,2000年在纳斯达克上市。在2011年之前,OV占据CIS图像传感器行业一半左右的份额,而当时的索尼市占率仅有7%左右。在2011年后,OV的市占率逐年下降,强者逐渐陨落,并于2016年被中资收购,从纳斯达克退市。在此期间,索尼、三星快速扩充市场,市占率后来居上。根据台湾YuantaResearch数据,2018年,索尼稳坐CIS行业第一,市占率达到49.9%,三星市占率19.6%排名第二,而OV仅有10.3%屈居第三。随着2019年48M成为市场主流,豪威科技突破48M技术,开始重塑CIS行业竞争格局。评价CIS供应商技术能力,主要看以下几个指标:感光尺寸、分辨率、像素工艺、实际输出像素(解析度)、帧率、是否在芯片上堆叠算法等。综合性能上看,索尼IMX586(30fps@48M硬件直出+3HDR)>索尼IMX582(30fps@48M硬件直出+普通HDR)>豪威OV48B(10fps@48M硬件直出+普通HDR)>三星GM2(10fps@48M+普通HDR)>三星GM1三星GM2(30fps@12M+普通HDR)。光大证券认为,豪威已迈入CIS行业第1.5梯队。过去,索尼、三星双寡头处于CIS行业第1梯队;豪威、海力士等处于第2梯队,;随着豪威突破48M技术,凭借着48M三大核心技术的高门槛,豪威向上突破靠近第一梯队,同时拉开与第二梯队厂商的距离,豪威的市占率和盈利能力都将进一步提升。除了整合CIS业务,韦尔股份的投资并购步伐在持续加大2020年4月14日晚,韦尔股份发布《关于公司增加对外投资及现金收购资产的公告》称,公司通过现金增资方式持有CreativeLegendInvestmentLtd.70%股权,以购买SynapticsIncorporated基于亚洲地区的单芯片液晶触控与显示驱动集成芯片业务,交易价格为1.2亿美元(本金额未包含本次交易可能产生的各项税费及交割日标的业务涉及的存货金额)。Synaptics成立于1986年,是一家全球领先的移动计算、通信和娱乐设备人机界面交互开发解决方案的设计制造公司。基于该公司在相关领域深厚的研发投入、广泛的知识产权积累以及可靠的供应链体系,其形成了在触控、显示、生物识别、语音、音频和多媒体领域丰富的产品组合。Synaptics产品结合易用性、功能性和美观要求,为手机、笔记本电脑、智能家居、汽车市场制定相应解决方案。2014年Synaptics公司率先推出TDDI(TouchandDisplayDriverIntegration)概念,即触控与显示驱动器集成,使移动电子设备更轻薄、续航更久、成本更低、显示效果更好。经过多年Synaptics的推动,TDDI技术已经成为移动终端显示及触控的主流技术,并在快速扩大渗透率。随着近几年智能设备对TDDI的支持在便捷交互的需求,将显示器的驱动芯片和触控整合在一起以给消费者提供更优质体验感受成为了诸多智能应用产品的选择。Synaptics公司的TDDI芯片主要客户为华为、OPPO、三星、小米等知名手机厂商。凭借着公司多年的IP积累,Synaptics打造了高中低档全系列产品系列,并可以帮助客户客制化每一代产品。产品性能领先同行,拥有良好的刷新率及稳定性,获得了大量品牌客户的认证。TDDI业务主要的竞争对手为Novatek(联咏科技)、Himax(奇景光电)、敦泰科技等公司。韦尔股份在公告中表示,由于近两年中美贸易环境有所恶化,国内终端厂商积极寻求国产产品的替代,Synaptics作为一家美资公司业绩受到的影响较大。本次公司收购TDDI业务,有助于实现国内显示驱动产品的自主可控。利用公司在终端客户的深厚合作关系,公司TDDI业务市场份额有望迅速提升。韦尔股份拟通过本次收购TDDI业务,增加公司在触控与显示驱动器芯片业务领域的产品布局,实现公司在各产品领域的协同发展,以更好的适应未来终端市场对图像传感器及触控与显示芯片领域更为复杂的产品需求。声明:本文为电子发烧友综合报道,参考自e公司,光大证券、韦尔股份公告,转载请注明以上来源和出处。

2020年04月25日 11:26

瑞典最后一所孔子学院关闭

据英国《泰晤士报》4月21日报道,瑞典已于日前关闭了最后一所孔子学院,成为第一个彻底关闭孔子学院的欧洲国家。孔子学院(英文:ConfuciusInstitute)创立于2004年,是中国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在世界各地设立的推广汉语和传播中国文化的机构。2005年,中国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开设了第一所孔子学院,也是欧洲第一所孔子学院。这所学院于2015年被关闭。彼时,斯德哥尔摩大学网站对此解释称,如今的情况已与10年前不同,当年对该校而言,与中国展开交流至关重要,“如今我们与中国已拥有完全不同层次的学术交流,这样的合作显得多余”。该校副校长维丁(AstridSoderberghWidding)则对瑞典《每日新闻报》说:“总的来说,在一所大学的框架内建立由另一个国家出资的学院,确实是有问题的做法。”而事实上,在瑞典,孔子学院并非唯一的外国文化交流机构。一些在瑞典的西班牙人也成立了西班牙学院,来教授西班牙语。近半年来,瑞典关闭孔子学院的行动开始加速。去年12月,瑞典关闭了在瑞典设置的全部四所孔子学院,只在南部城市法尔肯贝里(Falkenberg)保留了一个孔子学院的教室。但从上周开始,这间教室也被关闭。瑞典国际事务研究所(SwedishInstituteofInternationalAffairs)亚洲项目负责人叶必扬(BjornJerden)称,这表明瑞典对中国的态度出现了转变。美国《国家评论》网站(NationalReview)4月23日分析称,新冠病毒疫情发生后,瑞典与中国的关系进一步恶化,在这样的情况下,瑞典选择关闭最后一所孔子学院。2019年2月,时任外交部发言人的陆慷曾表示,孔子学院的日常运营和管理合法合规、公开透明,为促进人文交流做出重要贡献,而且受到了一致好评,毫无根据地将孔子学院这一正常的教育交流项目政治化表现出了典型的冷战思维,可能也反映出他们在一定程度上的不自信。

2020年04月24日 20:46

百度去域名化这步棋真走错了,逆趋势啊

在刚刚发布的百度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中,百度该季度营收289亿,净利润达92亿,同比增长95%,双双超过华尔街预期。全年营收1074亿元,连续三个季度营收超过华尔街预期。虽然表面上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但依然止不住百度摇摇欲坠的趋势。从以前并驾齐驱的BAT三巨头,发展到如今,百度的价值却不如腾讯和阿里市值的零头,巨幅缩水。其地位甚至被后起之秀们,美团,京东,拼多多超越,这混得也太惨了吧。百度的缓慢衰落,与其屡次三番的“骚操作”不无关系,其中之一就是熊掌号。熊掌号是百度搜索生态打造的重量级产品,旨在赋能B端生态合作伙伴,让搜索用户获得更可靠的信息和服务,于2017年11月16日发布。传统生态下,用户常常处于在不同站点间“用完即走”的状态,这使得站长们严重依赖于流量收入,而百度表示从站到号是搜索新生态的重要特征,熊掌号就是“站”的后继者,是移动时代的“新域名”。原本,小编以为熊掌号是百度为了对抗微信公众号、阿里店铺等做出的内容号,是一个委以重任的大项目。可谁知道,熊掌号于2018年11月底,不宣而停。目前登录熊掌号,首页已没有熊掌号的宣传图片,唯有小程序平台和百家号平台链接。百度也没有明确公告,是内哄?是转战小程序?总之拿站长们当猴耍,视如草芥....原来,百度还是只能玩搜索,毕竟玩啥都觉得是搜索。其实百度前些年大力推广熊掌号的意图很明显,那就是弱化域名。百度是需要弱化域名的,因为百度是一个搜索引擎,如果网民都依靠域名直达网站,谁还会去用百度呢?而且,目前百度也遇到了一些麻烦。头条,阿里和腾讯都不向百度开放搜索接口,百度的咨询从哪里来呢?要靠百度自己的生态圈和众多小站长提供资源,熊掌号也是百度解决这些麻烦的一次尝试。因此,百度搜索弱化域名,是从其自身生存角度出发的。唯有去域名,百度才会有更多的生意。这些年在移动联网的大潮中,腾讯有微信,阿里有支付宝,二者几乎平分了用户在移动端的入口,等后知后觉的百度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时,已经晚了,那个曾经PC端的流量霸主不得不向移动互联网时代低头,这两年推出了百度APP似乎也难挽回局面了。去域名化看似是百度在进行自救,实则是一种无奈而又自私的行为。一个网站的名称、版式、内容……这些东西都有可能“被山寨”,但是网址(域名)却是造不了假;如果在搜索结果中把域名隐藏起来,无异于助纣为虐。单从关键词来看,用户无法从搜索结果中分辨网站的真伪,那些钓鱼网站只要付费推广,更加容易误导普通用户。正牌官网如果想要让用户容易识别,只能通过向百度付费从而在搜索结果上获得相应标识,这一招无异于饮鸩止渴。尽管如此,百度CEO李彦宏曾经在个人社交软件微信朋友圈发文表示,如果谷歌决定回到中国,百度非常有信心与其“对决”。谷歌市值9205.03亿美元,世界前500强网站中占有数十个席位,百度拿什么赢得这场对决,小编不知道李总哪来的自信。同样是做搜索引擎,谷歌就深知重视域名才是时代潮流。在几年前,谷歌搜索就调整了算法,看重域名和关键词的匹配度。现在使用谷歌搜索,在搜索结果中,域名也处于突出的位置。由于域名本身不可替代,在搜索结果中呈现出域名,本身也体现了一种严谨性和公平性。不仅是企业,现在个人也很重视域名。美国很多房产经纪人,自己都有域名,自己在谷歌上面推广自己的网站,网店。今日头条也是借助个体的力量才得以推广做大。只有重视了个体的入口,自己才能做真正的平台入口。百度弱化域名这步棋,真是走错了

2020年03月12日 17:43